正澪之刻

风色永在 声律不绝

08/29
2020
杂文

这里是那么耀眼,
黑暗都被挤到一旁。

而只消一站公交,
静谧的夜便爬满车窗。
行人的脸上少有笑容,
街上惟有引擎轰响。

眼见的断壁残垣,
眼见的点点灯光。

如果我应归于黑暗,
为何要让我见到光芒。
如果我是光明的子嗣,
又为何给我黑色的衣裳。

若我跨不过清晨和日暮,
就请把我葬于夕阳。

03/17
2014

游记

非是他人不知寒,凛冬已过正月天。
日照轻雾雾不去,风吹人面面不干。
异国别风心归意,故土他乡空倚栏。
却叹属人今何在,日暮天晚或将见。

屋外骤寒室内暖,薄壁内外两重天。
万里梨花落银毯,无尽罡风散旧年。
日薄西山人将现,月挂九天情未眠。
无限景观远我去,何乐无极是当前。

平地飞升千仞山,沟壑纵横谷前川。
青松力负千斤雪,湖面涟漪水波翻。
积雪起伏漫山峦,路途颠簸草木偏。
山麓积雪坡地缓,峰顶云卷仙人现?

似是白雪似是棉,宽窄沟壑又显山。
信步高空观云海,遍撒大洋也清闲。

墨纱高悬月如勾,稀星缀灯照驿楼。
归雁不知何处去,耳畔声声是乡愁。 

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