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澪之刻

星空下永恆的一剎

@CatMo3 年前

06/20
15:25
杂文

江南的梅雨季

六月,正是江南的梅雨季節呢。

從清涼的機艙內出來的一剎那,南方的熱浪攜著水汽撲面的打來。我微微抬眸,但看到的只是空橋外漸顯昏黃的天色。輕輕摸了摸背後的帆布包,殘留的一點涼氣還在提醒著我——明天,就是審判日了呢。想到此處,我似乎聽見了一聲攜帶著十年惆悵的嘆息。

是不是南方的雨都是如此呢?我坐在車內,不禁偏著頭思考。面前的窗玻璃上雨珠一粒一粒多了起來,漸漸地模糊了上海,也模糊了我的思緒。「隨風散去吧,要知道,風不會忘記一朵花的香。」無數蕪雜的信息在腦海中匯聚,交錯,碰撞,最後留下了這句溫和的話。似乎,是這樣的呢。我用最後的理智勾起嘴角的一點弧度。隨後呢,也不過是視野更模糊罷了,真的,我很好。

夜深了嗎?我問出這句話的時候,我正坐在窗前靜靜地看著徐匯區的街道和街道上的一切。城市的街道都是被鈉燈點亮的,我不太喜歡那種黃色。我覺得,那是一種昏黃,是垂暮,是抑郁,也是自殘。但我同時好羨慕一盞燈,他不用在意正負,不用在意陰陽,就像三毛的那一棵樹,雖然不會歡樂,但更不會悲傷。他盡可摧殘自我,但他總是綻放自己的光芒。無論何處,他總是一個顏色,內與外出奇的協調,身與心必然也會安詳。

「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這是不是最後的審美盛宴,我祈禱著。我,只敢在心裡默念。世界真是美好呢,還有些人真的愛我呢,而我呢?每每想到,我便必須抬頭,讓眼眶消化自己的淚水。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好多事情不該如此吧。

沉沉睡去,當明天見到陸崢的時候,希望得到寬恕和理解

江南的梅雨季

@CatMo3 年前

05/20
20:11
杂文

煙月集 書前

逝去

是必然

也是那麼自然

每每回憶,卻是悵然

逝去的,不只是時間

更是本屬於我的,那些年

它不該被忘卻,也不值得懷戀

曾化作煙月,曾寫作流年

朦朧,冷寂,亙古不變

那就讓它孤獨

孤獨,直到永遠

    本文載於非正式出版物《煙月集》,權做自序。

煙月集 書前

@CatMo3 年前

12/3
22:52
杂文

你有沒有過痛徹心扉的孤寂與恐懼

你有沒有過痛徹心扉的孤寂與恐懼
當我抬頭的時候,我發現天已經全黑了。
實際上這應該是常識,也是慣例。
但今天,我坐在窗邊的座位上,忽然抬起頭,想知道窗外什麼景色。
我只是有點好奇。
不過,只發現,窗外是無盡的黑夜。
沒有燈光,沒有希望。
「啊,是這樣的嗎?」這似乎是一個問句。
答案,似乎是否定的吧。
那,缺失的是什麼?
哦。
是對面高一高二的燈光。
他們走了。
我們在這裡。
前行。
孤獨的前行。
忽然感覺到一種莫名的恐懼。
我是誰,我在哪裡?
我看著教室內,忽然的驚悸。
萬物俱寂,鏡夜無聲。

Read More →

你有沒有過痛徹心扉的孤寂與恐懼

@CatMo4 年前

06/12
20:37
杂文

海天一色

為什麼石頭扔到水裡,水面會起陣陣的漣漪呢?

今天,夜色明靜。我想是下定決心一樣,毅然地離開了沉寂了我幾十年的小城——我只不過是向外走去,我想到小鎮的邊上去看看。

月明星稀,烏鵲南飛,天空是永遠的平靜,不會有任何的波瀾,沒人知道今天的星星是否會出來,同樣也沒人知道天空究竟是什麼顏色的。

今天的道路上出奇的平靜,看不到一個人影,大家像是知道我平生唯一一次離開小鎮一樣,默契的守護著這份安靜。我在這靜謐中,聽見了樹林的蟬鳴,聽到了枝頭的鳥啼。我看見了喬木的剪影,望見了花草的輪廓。一切的一切都出乎我的想象,原來世界之外,還有這般美景。

Read More →

海天一色

@CatMo4 年前

05/19
22:52
杂文

追逐風的少年

少年,本該就是御風而行吧?

我不知道我從哪裡來,真的。我走的路太多了,多到我都迷失了應該的方向。我現在,坐在夜空下。靜靜地看著天,藏藍色的天。我不認為這是美麗的樣子,但它確實存在,存在就一定有價值嗎?是存在決定了價值,還是它本身就是價值?

我不想思考,也沒必要去思考。因為我知道,我的目標其實很簡單,就是追上風——在這個平靜到極點的世界裡,追上,風。

要想追上風,我起碼需要先知道,什麼是風。我自然是學過的,風是什麼,風怎麼來的,從哪裡到哪裡。但是似乎一切物理規則,在這裡都失效了。於是,風成了一個虛無縹緲的東西,我無法准確預料到他從哪裡出現,又從哪裡結束。我無法,而且,沒有人可以。

Read More →

追逐風的少年

@CatMo4 年前

05/15
22:53
杂文

那年十六

暮春,本就是生意盎然的季节。加之我行在田间的阡陌上,看着眼前的飞花随风而去,真觉得,此地恍若仙境。如果不是他给我反复强调的那句,「如果你不走,你会被风撕为齑粉。」

我匆匆忙向前赶路,已记不清从什么地方启程,但我对最后的终点,似乎有了一个模糊的感觉。

计划,永远不会等待时间,我也必须一刻不停的向前走、行走,占据了我所有的思想,我甚至无法思考其他的问题。两眼直视还翻着泥土的小路;双耳所接收到的信息意义不大,索性不去处理;四肢也只是机械的摆动。

直到,可能是路旁,也可能是其他地方,真的,有一束花,还是含苞待放的,不知从哪里来,但总之,她滑到了我的眼前。我看到了她,闻到了她,而且,也听到了她。不知觉,我呆滞的眼神泛起了生意,耳朵也舒活筋骨似的抖了抖,更关键的,我的四肢,更是柔软了起来。

阅读全文

那年十六

@CatMo1021 年前

01/1
00:00
杂文

一切都是必然的開始

一切都會有開始,正如必然的結束。

這篇文章我寫兩遍了,真的。

所以我都忘了我上一次寫了什麼。

反正不怎麼後悔吧?

不要在意這篇的時間,因為開始不需要時間,結束也不需要。

甚至,過程也不需要時間。

時間太客觀了。

我喜歡這種絕對的真實。

但同時也很害怕。

我們需要的不是時間。

實際上是過程本身。

那麼是誰在需要?

不是同事同學,上司下屬。

真的是你自己。

你的心。

所以,我想跟從我的心。

但,我感覺到了迷茫。

深深的迷茫。

只記得那天晚上,我抬頭看天。

月亮,隱藏在霧中。

猶抱琵琶半遮面。

我想,這或許就是我的狀態了吧?

於是,我想把這段時期的作品命名為

《煙月集》1000

一切都是必然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