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澪之刻

風色永在 聲律不絕

08/29
2020
杂文

這裡是那麼耀眼,
黑暗都被擠到一旁。

而只消一站公交,
靜謐的夜便爬滿車窗。
行人的臉上少有笑容,
街上惟有引擎轟響。

眼見的斷壁殘垣,
眼見的點點燈光。

如果我應歸於黑暗,
為何要讓我見到光芒。
如果我是光明的子嗣,
又為何給我黑色的衣裳。

若我跨不過清晨和日暮,
就請把我葬於夕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