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澪之刻

星空下永恒的一刹

@CatMo2年前

06/20
15:25
杂文

六月,正是江南的梅雨季节呢

六月,正是江南的梅雨季节呢。

从清凉的机舱内出来的一刹那,南方的热浪携着水汽扑面的打来。我微微抬眸,但看到的只是空桥外渐显昏黄的天色。轻轻摸了摸背后的帆布包,残留的一点凉气还在提醒着我——明天,就是审判日了呢。想到此处,我似乎听见了一声携带着十年惆怅的叹息。

是不是南方的雨都是如此呢?我坐在车内,不禁偏着头思考。面前的窗玻璃上雨珠一粒一粒多了起来,渐渐地模糊了上海,也模糊了我的思绪。「随风散去吧,要知道,风不会忘记一朵花的香。」无数芜杂的信息在脑海中汇聚,交错,碰撞,最后留下了这句温和的话。似乎,是这样的呢。我用最后的理智勾起嘴角的一点弧度。随后呢,也不过是视野更模糊罢了,真的,我很好。

夜深了吗?我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正坐在窗前静静地看着徐汇区的街道和街道上的一切。城市的街道都是被钠灯点亮的,我不太喜欢那种黄色。我觉得,那是一种昏黄,是垂暮,是抑郁,也是自残。但我同时好羡慕一盏灯,他不用在意正负,不用在意阴阳,就像三毛的那一棵树,虽然不会欢乐,但更不会悲伤。他尽可摧残自我,但他总是绽放自己的光芒。无论何处,他总是一个颜色,内与外出奇的协调,身与心必然也会安详。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这是不是最后的审美盛宴,我祈祷着。我,只敢在心里默念。世界真是美好呢,还有些人真的爱我呢,而我呢?每每想到,我便必须抬头,让眼眶消化自己的泪水。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好多事情不该如此吧。

沉沉睡去,当明天见到陆峥的时候,希望得到宽恕和理解

 

六月,正是江南的梅雨季节呢

@CatMo3年前

05/31
20:10

卜算子 春秋

春秋惊流云,朝暮愁钟磬。镜月未改人已去,空洒旧时景。
离别多无期,相会总难定。日中炙解花仍在,可温孤心冷?

卜算子 春秋

@CatMo3年前

05/20
20:11
杂文

烟月集 书前

逝去

是必然

也是那么自然

每每回忆,却是怅然

逝去的,不只是时间

更是本属于我的,那些年

它不该被忘却,也不值得怀恋

曾化作烟月,曾写作流年

朦胧,冷寂,亘古不变

那就让它孤独

孤独,直到永远

    本文载于非正式出版物《烟月集》,权做自序。

烟月集 书前

@CatMo3年前

05/15
23:04

边城无蜂

边城无蜂花自开,闲人无心手自栽。
半山薄雾同春去,一弯赤月随星来。
苟同时言身犹乐,镜夜深省影空哀。
映花窗外又萧瑟,铺阶苔前只徘徊。

边城无蜂

@CatMo3年前

04/25
22:02

临江仙 春光半老

春光半老花欲堕,独倚暗声楼。
浮云吹乱碧空休。
绿叶作明暗,紫蕊衬清幽。

仿佛魂惊骤雨里,疾风对空眸。
一朝回身自扬柳。
千峰又苍翠,万古水东流。

临江仙 春光半老

@CatMo3年前

04/15
21:27

纷纷洒洒

纷纷洒洒又清明,一颦一笑照日晴。
花饰春芽衬草色,水润玉兰翻雨声。
七弦琴拨思欲碎,五分音外心飘零。
我应还天三秋事,天或留我一段情。

纷纷洒洒

@CatMo3年前

03/28
21:25

鹧鸪天 万里悲秋

万里悲秋半作空,关山寥落今古同。
凄风吹散碧春色,浓云落尽一点红。
花向晚,雨玲珑。半心孤寂断惊鸿。
洗尽千古多少事,都付天命风流中。

鹧鸪天 万里悲秋

@CatMo3年前

03/23
18:31

花送微风

花送微风暖,草映碧空香。
小窗为天地,高阁渐幽凉。
润雨一街洗,群莺两道忙。
朔风但辞后,万物碧生光。

花送微风

@CatMo3年前

03/21
13:30

又见

又见浅淡三月花,风时杨柳已抽芽。
映天山绿怜幽草,连地水光妒飞霞。
叶底草塘作空色,雾清云乱隐青沙。
四月光明萧瑟尽,再化冬雪煮春茶。

又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