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澪之刻

星空下永恒的一刹

@CatMo2年前

09/29
07:59
杂文

雨天

茫茫的是雨啊,还是被打散的愁。
模糊了谁的思绪,恣肆在水中流。

濛濛的是天啊,还是难说的羞。
遮掩了谁的心事,托付了谁来收?

雨天

@CatMo2年前

08/25
09:00

望江南 萧瑟到

萧瑟到,寒气又落花。晨雾朦胧山好色,镜湖璀璨水若霞。秋雨暗千家。
冷月处,赤日已萌芽。莫凭阑干愁春落,休对风霜感物华。谁吊八月夏。

望江南 萧瑟到

@CatMo2年前

07/27
16:41

南乡子 柳斜

风静柳斜斜,更深夜色入人家。半楼空寂缘何是?愁杀。草香化剑斩窗纱。
身冷何须嗟,花般心思散如麻。回身难轻苦微笑。春发?一梦觉时已半夏。

南乡子 柳斜

@CatMo2年前

07/15
18:47
杂文

我曾见过一棵树,
他笔直而粗壮,他想倚在天上。
我抚摸过他的衣服,柔润得难以想象。
于是我下决心向上攀爬,想触摸那天上的彼方。

我现在不知道爬了多少,
来路几不可见,去路更是茫茫。
只能依稀看到以前的影子,似乎还存留着黯淡的光。
可惜云层越来越厚,视力也不及以往。

我真的想看看以前的枝杈,真的想看看以前的阳光。
我还想躺在那侧枝上休憩,还想俯在绿叶中摇荡。
可惜,那一切都在下面,成为所罗门的宝藏。
而视线是更不可及,那一切也只能成为过往。
泪水因重力洒下,或许可以当一颗露珠,在我爱的叶上折射太阳?

风儿越来越凛冽,纹路也越来越粗犷。
我的手与腿饱受他的折磨,伤痕累累辨不清模样。
血肉混着碎裂的木质,我的躯壳变得肮脏。
我想,不如就松手离去,也无需让云彩记住过往?

那里全是云啊,那里也都是迷茫。
既然看不见以前,我又为何想爬到最顶上?
我不想看见无边的云海,我宁愿舔舐叶上结的霜。
因为那时的一切是那么美好,连水汽都甜似蜜糖。

随风而去吧,
我就能再看一眼春意盎然的枝丫,再看一眼露珠上的阳光。
再感受一次和风的吹拂,体味一次发丝因风飘散的淡香。
最终落到哪里啊?反正不会再用到无知而芜杂的思想。
最后我会微笑着滋润大地,静静地等待下一次的飞翔。

@CatMo2年前

06/20
23:18
杂文

夜,是城市最冷的X光。
无数的街道是他的脉络,
稀疏的是体表,稠密的是内脏。
无不如荧光标记一样,闪着垂暮的昏黄。

点点滴滴如星辰,黯然在巨兽的身旁。
但这却是他生命的颜色啊,这是他灵魂的模样。
他永远映射的,是自己的微光。
他永远昂首,无论人们怎么嫌弃这光芒。

极目远眺,百草无香。低眉视下,万川微凉。
只见纵横交错,透着风色的迷茫。
我不知来处,更不知方向。
让思绪随着一同飞去吧,却又被无形的墙壁阻挡。
只能眼睁睁的看他,
模糊在视线的安南,消逝在思绪的丽江。

终于,我从他的身边经过,拨开毛发,轻嗅体香。
但所有都在排斥我,仿佛在问,
「什么是你?哪里又是你的故乡?」

我迷茫而惶恐,我真实的惆怅,
不过仍要装作别人的样子,
微笑地优雅,举止地端庄。
最后莫要忘了一件能让你快乐的事——
请把灵魂遗弃在不知名的彼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