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澪之刻

星空下永恒的一刹

@CatMo11月前

02/23
20:05
杂文

死在头七

这景象从未在她以往的想象中有过哪怕丝毫的描摹——娇媚的太阳和冷傲的月同时凝滞在死寂的天幕上。光线掠过单薄的躯壳,投下了亘古永存的影和枯萎到极致的黑。

这是一种如狼似虎的空虚,攫住了她。旋即又挑到刺刀的尖上,让无数的光线将之贯穿。

====

这爿贫瘠枯槁的土地,把它的所有血肉和一切爱怜都化作了她不熟悉的化学式,养育了这个村落几千年。

Read More →

死在头七

@CatMo12月前

02/1
19:29
杂文

卦卦灵

张老二说,「 我们那儿可是家家都说我算得准。 」我把烟一放,「 给我算的怎么就不准? 」他皱着眉头,脸色不太好看,「 那你可得说说我算的这些卦错在哪了,说得出我认错,说不出你可得赔我的金字招牌。 」

——

我面前的这个半道出家的算命先生叫张老二。他是我吃完饭,出来溜食的时候碰见的,说是卦卦灵,不灵不收钱,但实际却是连算了十几卦,只擦边中两三卦。

这就一学艺不精的骗子啊,想到这个,我就把烟屁股扔在地上,漫不经心地碾着,说,「好啦好啦,你回去多练练吧。」

哪想到张老二却是一把扣住我,说要说说算卦过程,让我说说哪不对了。他纵横村里几年了,就没错过,怎么可能到我这就不对。这可是驳了他的面子、伤了他的自尊,他可要好好跟我说道说道。

Read More →

卦卦灵

@CatMo1年前

08/6
04:54

朝臣待漏五更寒,思断夜色绸缎天。
恐君早来书案厚,恐君迟至体欠安。
朝觐君王惧言错,远避庙堂思龙颜。
虽为贬谪流浪子,仍望金銮又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