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澪之刻

風色永在 聲律不絕

03/17
2014

遊記

非是他人不知寒,凜冬已過正月天。
日照輕霧霧不去,風吹人面面不干。
異國別風心歸意,故土他鄉空倚欄。
卻嘆屬人今何在,日暮天晚或將見。

屋外驟寒室內暖,薄壁內外兩重天。
萬裡梨花落銀毯,無盡罡風散舊年。
日薄西山人將現,月掛九天情未眠。
無限景觀遠我去,何樂無極是當前。

平地飛升千仞山,溝壑縱橫谷前川。
青松力負千斤雪,湖面漣漪水波翻。
積雪起伏漫山巒,路途顛簸草木偏。
山麓積雪坡地緩,峰頂雲卷仙人現?

似是白雪似是棉,寬窄溝壑又顯山。
信步高空觀雲海,遍撒大洋也清閒。

墨紗高懸月如勾,稀星綴燈照驛樓。
歸雁不知何處去,耳畔聲聲是鄉愁。 

遊記

01/1
2014
杂文

一切都是必然的開始

一切都會有開始,正如必然的結束。

這篇文章我寫兩遍了,真的。

所以我都忘了我上一次寫了什麼。

反正不怎麼後悔吧?

不要在意這篇的時間,因為開始不需要時間,結束也不需要。

甚至,過程也不需要時間。

時間太客觀了。

我喜歡這種絕對的真實。

但同時也很害怕。

我們需要的不是時間。

實際上是過程本身。

那麼是誰在需要?

不是同事同學,上司下屬。

真的是你自己。

你的心。

所以,我想跟從我的心。

但,我感覺到了迷茫。

深深的迷茫。

只記得那天晚上,我抬頭看天。

月亮,隱藏在霧中。

猶抱琵琶半遮面。

我想,這或許就是我的狀態了吧?

於是,我想把這段時期的作品命名為

《煙月集》1000

一切都是必然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