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澪之刻

風色永在 聲律不絕

09/29
07:59
杂文

雨天

茫茫的是雨啊,還是被打散的愁。
模糊了誰的思緒,恣肆在水中流。

濛濛的是天啊,還是難說的羞。
遮掩了誰的心事,托付了誰來收?

雨天

07/15
18:47
杂文

我曾見過一棵樹,
他筆直而粗壯,他想倚在天上。
我撫摸過他的衣服,柔潤得難以想象。
於是我下決心向上攀爬,想觸摸那天上的彼方。

我現在不知道爬了多少,
來路幾不可見,去路更是茫茫。
只能依稀看到以前的影子,似乎還存留著黯淡的光。
可惜雲層越來越厚,視力也不及以往。

我真的想看看以前的枝杈,真的想看看以前的陽光。
我還想躺在那側枝上休憩,還想俯在綠葉中搖蕩。
可惜,那一切都在下面,成為所羅門的寶藏。
而視線是更不可及,那一切也只能成為過往。
淚水因重力灑下,或許可以當一顆露珠,在我愛的葉上折射太陽?

風兒越來越凜冽,紋路也越來越粗獷。
我的手與腿飽受他的折磨,傷痕累累辨不清模樣。
血肉混著碎裂的木質,我的軀殼變得骯髒。
我想,不如就松手離去,也無需讓雲彩記住過往?

那裡全是雲啊,那裡也都是迷茫。
既然看不見以前,我又為何想爬到最頂上?
我不想看見無邊的雲海,我寧願舔舐葉上結的霜。
因為那時的一切是那麼美好,連水汽都甜似蜜糖。

隨風而去吧,
我就能再看一眼春意盎然的枝丫,再看一眼露珠上的陽光。
再感受一次和風的吹拂,體味一次發絲因風飄散的淡香。
最終落到哪裡啊?反正不會再用到無知而蕪雜的思想。
最後我會微笑著滋潤大地,靜靜地等待下一次的飛翔。

06/20
23:18
杂文

夜,是城市最冷的X光。
無數的街道是他的脈絡,
稀疏的是體表,稠密的是內髒。
無不如熒光標記一樣,閃著垂暮的昏黃。

點點滴滴如星辰,黯然在巨獸的身旁。
但這卻是他生命的顏色啊,這是他靈魂的模樣。
他永遠映射的,是自己的微光。
他永遠昂首,無論人們怎麼嫌棄這光芒。

極目遠眺,百草無香。低眉視下,萬川微涼。
只見縱橫交錯,透著風色的迷茫。
我不知來處,更不知方向。
讓思緒隨著一同飛去吧,卻又被無形的牆壁阻擋。
只能眼睜睜的看他,
模糊在視線的安南,消逝在思緒的麗江。

終於,我從他的身邊經過,撥開毛發,輕嗅體香。
但所有都在排斥我,仿佛在問,
「什麼是你?哪裡又是你的故鄉?」

我迷茫而惶恐,我真實的惆悵,
不過仍要裝作別人的樣子,
微笑地優雅,舉止地端莊。
最後莫要忘了一件能讓你快樂的事——
請把靈魂遺棄在不知名的彼方。

05/20
20:11
杂文

煙月集 書前

逝去

是必然

也是那麼自然

每每回憶,卻是悵然

逝去的,不只是時間

更是本屬於我的,那些年

它不該被忘卻,也不值得懷戀

曾化作煙月,曾寫作流年

朦朧,冷寂,亙古不變

那就讓它孤獨

孤獨,直到永遠

    本文載於非正式出版物《煙月集》,權做自序。

煙月集 書前

12/3
22:52
杂文

你有沒有過痛徹心扉的孤寂與恐懼

你有沒有過痛徹心扉的孤寂與恐懼
當我抬頭的時候,我發現天已經全黑了。
實際上這應該是常識,也是慣例。
但今天,我坐在窗邊的座位上,忽然抬起頭,想知道窗外什麼景色。
我只是有點好奇。
不過,只發現,窗外是無盡的黑夜。
沒有燈光,沒有希望。
「啊,是這樣的嗎?」這似乎是一個問句。
答案,似乎是否定的吧。
那,缺失的是什麼?
哦。
是對面高一高二的燈光。
他們走了。
我們在這裡。
前行。
孤獨的前行。
忽然感覺到一種莫名的恐懼。
我是誰,我在哪裡?
我看著教室內,忽然的驚悸。
萬物俱寂,鏡夜無聲。

Read More →

你有沒有過痛徹心扉的孤寂與恐懼

01/1
00:00
杂文

一切都是必然的開始

一切都會有開始,正如必然的結束。

這篇文章我寫兩遍了,真的。

所以我都忘了我上一次寫了什麼。

反正不怎麼後悔吧?

不要在意這篇的時間,因為開始不需要時間,結束也不需要。

甚至,過程也不需要時間。

時間太客觀了。

我喜歡這種絕對的真實。

但同時也很害怕。

我們需要的不是時間。

實際上是過程本身。

那麼是誰在需要?

不是同事同學,上司下屬。

真的是你自己。

你的心。

所以,我想跟從我的心。

但,我感覺到了迷茫。

深深的迷茫。

只記得那天晚上,我抬頭看天。

月亮,隱藏在霧中。

猶抱琵琶半遮面。

我想,這或許就是我的狀態了吧?

於是,我想把這段時期的作品命名為

《煙月集》1000

一切都是必然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