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澪之刻

星空下永恆的一剎

@CatMo1 週前

02/14
16:33
杂文

逆水之光

總是會想,我為什麼會佇立在這里,用生命去點燃未知的燈火。

我們的村子被群山環繞,若是想走陸路離開村子,那至少得花上三四天的功夫,更別提途中會遇到的荊棘、斷崖、還有叢林中那綠油油的眼睛。
幸運的是,有一條大河正好從村中穿過,上游那湍急的河流在經過一道急彎後,水勢已經減小了許多,流至村前,已經是寬闊而平緩的模樣。
村裡的人,往往用簡易木筏,劃去下游的城鎮做點簡單的貿易。對於我來說,下游的那個城鎮,大概就是小時候夢里的快樂之都。家裡人總是會給我講,自己看到的那些高樓大廈,村裡的人也會在人們面前炫耀自己從城裡淘到的寶貝。那時候,我便下定決心,一定要去那裡,去追求知識、財富、自由、快樂……

不知覺間,我已經不是那個可以肆意玩耍的小孩了,我也做起了村裡人一輩輩都在堅持的貿易。
我第一次來到這里的時候,真的被它所震撼——我從未想過,有一個地方需要如此寬闊的馬路,甚至這都不夠,人們還要在他上面加蓋一座看不到起點更看不到盡頭的高架橋。
必須承認,我喜歡上了那裡。我喜歡站在高高的塔樓上,享受略帶春天涼意的微風掠過臉頰;我喜歡漫步在湖邊,感受蕩漾的水色天光……
但我有一天,卻對這種景色感到了一絲疲倦和厭煩。我感覺,這里雖然是大人天天提及的夢幻之都,但它終究不屬於我,或者說,我終究不屬於它。
那天,我從塔樓上看到廣場上人頭攢動,接著一個少女撥開人群走到了廣場中心的講臺上,從容而自信地開始演講。她把我離開的腳步拖慢了一點,我又多在這里
不知是因為我開始留意她,還是她開始頻繁的出現在這里。總之,我經常能夠從生活的各處看到她。不過她總是那樣,在陽光下自由而盡情的揮灑。
我最終還是選擇了離開,回到了那山中的小村落,靜靜地聽著其他的夥伴講述著他們在城裡的所見所聞——自然,她也是曾夥伴的話題之一。當然,她的世界不可能局限在這一個小鎮,她大概會沿著河繼續往下,去往我從未見過的世界。

或許只有真正的站在巔峰,才能理解某些東西。我坐在高高的懸崖邊上,凝望著身下顯得渺小的無數城鎮、奔騰不息河流和無盡遠處的天邊。
誰也沒想到,那條大河的源頭,竟然在如此的地方——凄冷而靜寂。就這樣的慘淡風光,還得耐得住寂寞的侵擾,耐得住失聲的恐懼、真正的從人們的視野中消失才能到達。
我緊了緊身上了風衣,提著油燈向身後看去——那便是滾滾大河,還有一座不知荒廢了多久的茅屋。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這里有足夠的時間,有足夠的筆墨,有足夠的燈火,足以度過餘生。
我便選擇了這里作為埋骨之地——我要用我可見的未來,點亮茅屋裡的那盞燈。我將守護著文字、守護著記憶、守護著那條永不止息的河流。

逆水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