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澪之刻

星空下永恒的一刹

@CatMo2月前

07/20
22:33

上海黯夜

风寂月明倚危楼,往事如梦眼中流。
日日音容总相伴,滴滴清泪不忍收。
如水车马已渐歇,纱般轻云又星漏。
混与天地同归寂,黯黯夜色思君愁。

上海黯夜

@CatMo2月前

07/13
19:58

蝶恋花 雨润

雨润危楼丝丝密。风色渐歇,车马同声寂。残道掌灯点点星,亦如悔来亦如泪。

濯洗一番搅魂归。二十混沌,荒芜人形非。神火炽焰焚旧体,凤魂新生愿相随。

蝶恋花 雨润

@CatMo3月前

06/3
18:52
杂文

风暴烈酒

他从未想过,竟有一日会如此出离地愤怒。

===

他似乎已年过半百,但干这一行的,靠的是时间磨出来的技术,靠的是岁月赠与的经验。不过,历史总是历史,在他之前、在他之后,都会有无数的他去做这些事情。他只是从前人手里接过了火炬,刚好走到了人们面前。

在某一年、某一月、某一日,他忙里偷闲向窗外张望,却发现了一片天,天上星星点点地撒着几点云。他心中忽然腾起了一种冲动,既然该做的都做了,那何不去静静的欣赏「豰平荆水泛,晴碧楚天荒」的风色?

继续阅读

风暴烈酒

@CatMo6月前

03/13
11:50

漫漫

漫漫书无尽,冷冷日苍茫。
豰平荆水泛,晴碧楚天荒。
芜草蔓古径,枯叶埋幽墙。
岁月应有意,细读笔渐霜。

漫漫

@CatMo6月前

03/7
14:03

西江月 近江

近江明暗晴好,远岸花靥正浓。

疑是飞桥断惊鸿,燕痕消散风中。

净空慵日微暖,和润细雨朦胧。

冬去春来正匆匆,归人身影茕茕。

西江月 近江

@CatMo7月前

02/23
20:05
杂文

死在头七

这景象从未在她以往的想象中有过哪怕丝毫的描摹——娇媚的太阳和冷傲的月同时凝滞在死寂的天幕上。光线掠过单薄的躯壳,投下了亘古永存的影和枯萎到极致的黑。

这是一种如狼似虎的空虚,攫住了她。旋即又挑到刺刀的尖上,让无数的光线将之贯穿。

====

这爿贫瘠枯槁的土地,把它的所有血肉和一切爱怜都化作了她不熟悉的化学式,养育了这个村落几千年。

它有母性的无私和坚强,有女儿性的灵动和温婉。她觉得,它是文艺复兴的维纳斯,完美而纯粹。那肌肤和纹理,就是被一层层人们用颜料涂抹的古老油画,脆、硬而板结,这遮掩了它已然的苍老,也掩饰了已逝的容颜。

继续阅读

死在头七

@CatMo8月前

02/1
19:29
杂文

卦卦灵

张老二说,「 我们那儿可是家家都说我算得准。 」我把烟一放,「 给我算的怎么就不准? 」他皱着眉头,脸色不太好看,「 那你可得说说我算的这些卦错在哪了,说得出我认错,说不出你可得赔我的金字招牌。 」

——

我面前的这个半道出家的算命先生叫张老二。他是我吃完饭,出来溜食的时候碰见的,说是卦卦灵,不灵不收钱,但实际却是连算了十几卦,只擦边中两三卦。

这就一学艺不精的骗子啊,想到这个,我就把烟屁股扔在地上,漫不经心地碾着,说,「好啦好啦,你回去多练练吧。」

继续阅读

卦卦灵

@CatMo11月前

10/15
19:30

望江南 南雁飞

南雁飞,枯坐待人归。
风声秋雨伤别离,尽是悲歌念成灰。
冷落还相随。
寒山翠,夜色已成泪。
望得此行空有月,愿寄相思伴君回。
恕我万千罪。

望江南 南雁飞

@CatMo1年前

08/6
04:54

朝臣待漏五更寒,思断夜色绸缎天。
恐君早来书案厚,恐君迟至体欠安。
朝觐君王惧言错,远避庙堂思龙颜。
虽为贬谪流浪子,仍望金銮又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