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澪之刻

星空下永恆的一剎

@CatMo3 天前

02/20
14:38
杂文

風怒

貧窮會改變一個人的習慣、乃至生命。

我在排隊,面前的櫥窗裡有著許多我夢想中的事物。我喜歡設計感、喜歡那種指尖上跳動的藝術、也像普通人一樣喜歡著可愛的事物。我能看見Apple家的MacBook、存有古今中外所有書籍的Kindle、也有可愛的布偶貓橘貓和那些無法說出血統的小貓。
我在隊伍的最後,我也不明白為什麼在最後——是因為來得晚了嗎,是因為roll到的點數太小了嗎,還是有什麼更絕望的原因?

我不知道前面的人拿了什麼,因為他們太高大也太陰沉——這讓我無法直視他們,無法看到真實的一切。
但我能看到櫥窗和櫥窗裡的一切,我看到我所喜歡的一切都被人們擄走。他們是在攫取我的利益嗎?我迷幻著,漂浮著,最後留給我的,只有一地的塑料包裝紙和貓毛。
這就是世界留給隊伍末尾的一切嗎?被命運滅絕的我。

我握了握口袋中的阿普唑侖、枸櫞酸坦杜螺酮還有丙戊酸鈉。我的所有情緒都湧現了出來,我從未有這樣的衝動——至少是服藥以來——對這個世界深深的絕望和恐懼,以至於想要毀滅一切。
但我無法毀滅他們——因為他們拿完東西就走了,我目力所及之處,只是像我一樣、或者比我更悲慘的人們。
我無法揮刀向更弱者。
因而,我把目光轉向了工作人員。是他們維持著這個秩序。舊時代的日本便是如此,那施行民戶軍戶的大明也是如此,那使用著地稅的世世代代亦是如此。四民被束縛在這片土地、被束縛在這個位置,永遠未可離開。

這是徒勞的。
因為我一個人怎麼能反抗那無數的恐怖呢?
我被那無數的暴力追殺。
路上,我看見了鐵道橋,看見了高速路,看見了許多我未曾見過或者我早已忘記的事物。
最終,我被他們抓住了。
被拘役、被審訊、被痛打、被折磨。
這些不會讓我有任何感受,也不會讓我有任何改變。

在其中太久了,久到我不知時節。不過,大抵是秋後問斬吧。
他們押解著我,到了人群的最前面。
我看到了人們仇恨的眼神,我聽到了人們粗鄙的語言。

這時候,我突然落淚。
我可能真的錯了。
那被鞭打被炙烤的傷口瞬間迸裂,鮮血又流了出來。
我沐浴在這鐵鏽味的夢幻中。
我愛這世界。

風怒

@CatMo1 週前

02/14
16:33
杂文

逆水之光

總是會想,我為什麼會佇立在這里,用生命去點燃未知的燈火。

我們的村子被群山環繞,若是想走陸路離開村子,那至少得花上三四天的功夫,更別提途中會遇到的荊棘、斷崖、還有叢林中那綠油油的眼睛。
幸運的是,有一條大河正好從村中穿過,上游那湍急的河流在經過一道急彎後,水勢已經減小了許多,流至村前,已經是寬闊而平緩的模樣。
村裡的人,往往用簡易木筏,劃去下游的城鎮做點簡單的貿易。對於我來說,下游的那個城鎮,大概就是小時候夢里的快樂之都。家裡人總是會給我講,自己看到的那些高樓大廈,村裡的人也會在人們面前炫耀自己從城裡淘到的寶貝。那時候,我便下定決心,一定要去那裡,去追求知識、財富、自由、快樂……

不知覺間,我已經不是那個可以肆意玩耍的小孩了,我也做起了村裡人一輩輩都在堅持的貿易。
我第一次來到這里的時候,真的被它所震撼——我從未想過,有一個地方需要如此寬闊的馬路,甚至這都不夠,人們還要在他上面加蓋一座看不到起點更看不到盡頭的高架橋。
必須承認,我喜歡上了那裡。我喜歡站在高高的塔樓上,享受略帶春天涼意的微風掠過臉頰;我喜歡漫步在湖邊,感受蕩漾的水色天光……
但我有一天,卻對這種景色感到了一絲疲倦和厭煩。我感覺,這里雖然是大人天天提及的夢幻之都,但它終究不屬於我,或者說,我終究不屬於它。
那天,我從塔樓上看到廣場上人頭攢動,接著一個少女撥開人群走到了廣場中心的講臺上,從容而自信地開始演講。她把我離開的腳步拖慢了一點,我又多在這里
不知是因為我開始留意她,還是她開始頻繁的出現在這里。總之,我經常能夠從生活的各處看到她。不過她總是那樣,在陽光下自由而盡情的揮灑。
我最終還是選擇了離開,回到了那山中的小村落,靜靜地聽著其他的夥伴講述著他們在城裡的所見所聞——自然,她也是曾夥伴的話題之一。當然,她的世界不可能局限在這一個小鎮,她大概會沿著河繼續往下,去往我從未見過的世界。

或許只有真正的站在巔峰,才能理解某些東西。我坐在高高的懸崖邊上,凝望著身下顯得渺小的無數城鎮、奔騰不息河流和無盡遠處的天邊。
誰也沒想到,那條大河的源頭,竟然在如此的地方——凄冷而靜寂。就這樣的慘淡風光,還得耐得住寂寞的侵擾,耐得住失聲的恐懼、真正的從人們的視野中消失才能到達。
我緊了緊身上了風衣,提著油燈向身後看去——那便是滾滾大河,還有一座不知荒廢了多久的茅屋。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這里有足夠的時間,有足夠的筆墨,有足夠的燈火,足以度過餘生。
我便選擇了這里作為埋骨之地——我要用我可見的未來,點亮茅屋裡的那盞燈。我將守護著文字、守護著記憶、守護著那條永不止息的河流。

逆水之光

@CatMo2 週前

02/7
18:37
杂文

人間

「他的瘋癲、你的茫然、我的恐懼。置身地獄,暗淡無光,我看不到人影,更看不到希望。」

我是被惡魔選中的人——當我如往常一樣走在放學回家的路上時,一切都發生了。
我來到了一個異乎尋常的世界,天空是暗紅的血色,空氣仿佛凝滯一般、沒有一絲擾動的風。

我能看到不遠處就是破敗的樓房,玻璃大部分都碎裂了,殘存的玻璃上也落滿了褐黃的灰塵。而樓房與樓房中間的街道上,卻全是頭顱都失卻半邊的僵屍,恐怖又惡心。就像僵屍片裡演的一樣,他們似乎嗅到了我的味道,朝這邊湧了過來。

一開始,我還是有一點勇氣的,握著從路邊工棚撿來的鋼管,准備像小說一樣大殺四方。但隨著他們的逼近,我害怕了——我能清楚的看見他們發白的骨質、流膿的肌肉還有爛泥般的大腦。當僵屍不再是文字,而是一種能被看到每一個細節的實實在在的生物時,他便不再是僵屍,而是一種更可怕的東西。

Read More →

人間

@CatMo3 週前

01/29
21:19
杂文

逃難至死

我們都從這場戰斗中活了下來,但我們失去的卻各不相同。

不知是親戚還是鄰居,向疾控中心報告了我的情況。自己治下本應井井有條的街道竟然出現了一個從疫區回來卻一直瞞報的人,想想便可知他們的憤怒與後怕。所以,當我聽到樓下傳來警笛聲的時候,我心中便升起一種難以言喻的惶恐。

隨著嘈雜而有力的腳步聲由遠及近地傳來,這間房子的門順理成章的被敲得吱嘎作響。

姨母開了門,一伙穿著加絨制服、帶著防護口罩的他們便直沖屋內、四下搜尋。我自然無法躲藏——因而我也根本不躲藏,趁著最後的時間把能穿的衣服和襪子穿上,爭取體面的被帶走。

Read More →

逃難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