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澪之刻

星空下永恒的一刹

卦卦灵

张老二说,「 我们那儿可是家家都说我算得准。 」我把烟一放,「 给我算的怎么就不准? 」他皱着眉头,脸色不太好看,「 那你可得说说我算的这些卦错在哪了,说得出我认错,说不出你可得赔我的金字招牌。 」

——

我面前的这个半道出家的算命先生叫张老二。他是我吃完饭,出来溜食的时候碰见的,说是卦卦灵,不灵不收钱,但实际却是连算了十几卦,只擦边中两三卦。

这就一学艺不精的骗子啊,想到这个,我就把烟屁股扔在地上,漫不经心地碾着,说,「好啦好啦,你回去多练练吧。」

哪想到张老二却是一把扣住我,说要说说算卦过程,让我说说哪不对了。他纵横村里几年了,就没错过,怎么可能到我这就不对。这可是驳了他的面子、伤了他的自尊,他可要好好跟我说道说道。

——

早些年,张老二有一次进城,在公车上听了邻座的收音机,里面播的正是相声里黄半仙用自己的观察和常识算卦的这段。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张老二觉得这办法巧啊,于是就记在了心里。

一回到村,张老二就给村里的老老少少算了两卦,这两卦可是全中了。

充满信心的张老二,开始更仔细地观察生活,思考那些小细节。自然,算出的卦也就更准。

有年夏天,村子刚修完沼气池,垃圾废料遍地都是。而随着垃圾的出现,村里很多人都会有一阵一阵的头晕。自然,张老二也在想其中的原因,是太热了中暑,还是有什么垃圾产生的什么怪疾?张老二决定去四处走走,如果被晒了才晕,那就是中暑,如果没缘由的晕,那估计就是什么病。

果不其然,张老二走遍全村的时候,头晕了好几次。但他发现,每次晕都是在一条挺长挺低的小路附近,那就是说这问题出在小路身上。

第二天,张老二又试了好几回,他发现如果走快点就不会头晕,下雨刮风的时候也不容易头晕,所以他下结论说,这种小路阴气重,呆的时间一长,阴气入体就会头晕,而下雨的时候是天公震怒,这种来自天上的纯阳之气自然能让阴气退散。

人们一试,果真是张老二说的这样,于是就更尊敬他了。

张老二也觉得自己的聪明过人,这几年来,一次都没算错,不正说明了自己的天资和智慧吗?他心里把自己当成了神人,觉得自己逢推必准,每算必灵。

原来村里一共六家住户,有四五家都不信他的本事,但现在家家都说张老二算得准。

——

然后就是开头那一幕,赌上了招牌的他要和我说道说道。

「你真没算错过?」我问道。好歹我也是学过数学的,算了几年没错一次,这从概率上说不通啊。

「没错过。」张老二一脸傲然。

「怎么可能没人说算错呢了?」我沉吟着。

「虽然有说我算错的,但都是他们自己错了。」张老二有点不高兴的说。

那你怎么知道是人家错了呢?听到这句,我觉得有点好笑,「好,先说你给我算的这一卦,说我头晕是因为我走过那条小路来到你卦摊前,沾的阴气多,下次不走小路就好了,对吧?」

「是啊。」张老二撇着嘴说。

「可是我在家也头晕啊。」我挑了一下眉毛,头晕是因内高血压,医生都给我开药了。

「不该啊……」张老二一开始有点疑惑,但后来表情突然变得很坚定,「你别想骗我,我这说法是有道理的。你说你在家头疼,我可不信。」

我现在明白为什么他百试百灵了,因为不灵的地方经他这么一问,你就得解释吧,又如果你恰好没法证明,可不就成全他的理论了吗。

「看了吧,所以听我的吧,以后少走小路。」张老二故作神秘的说,「每个人我都能看透,你就是下地多了,累出的毛病。」

听到这话,我是气极反笑,「我一在公司工作的小员工,怎么跟下地有关呢?」

「不可能,人不下地怎么能养活一家老小。」张老二现在是一脸不屑,估计把我当成砸场子的了。

「真的,我在我们镇上的厂子里上班,有专门的人给你钱,你只要干活就能拿钱养家。」

「你要是砸场子也得用点心砸啊,编这么不着调的故事,你蒙谁呢。」张老二已然把我当成傻子。

我把烟头扔在地上,站起身来,望着这个被自己村子培养的自信,或者说自大蒙住眼的张老二。「我劝你,早点回你村子里。在那儿,你算卦仍然灵,因为你熟悉那儿,你懂。但你在我们这儿,唉。这儿,你不懂。」说罢,我就转身走了,家里老小估计都在等着我一起看电视呢,何必在这里浪费时间。

张老二也没再像一开始那样留我,大概是因为,它已然把我当成了傻子或者砸场子的,自然走了比占着位置好。

卦摊的不远处,我扔的烟头还在那里忽明忽暗地燃着。而他呢,还是那自我满足的模样,等着下一个不是傻子的主顾。